您好,欢迎来到开封新航道! 英语高能高分  就上新航道
您当前的位置 >>开封分校 >> 热门资讯 >> 文章正文
新航道名师探班英国雅思出题方
2014年07月08日 05:19
供稿单位:互联网   责编:新航道小编  浏览 0
十年轮回,中国雅思培训新航道
——新航道名师探班英国雅思出题方
 


    在很多人的眼里,中国是个神奇的地方。在国外需要一个多世纪才能做完的事,中国人可能只需要十年。每一分钟,在中国这块土地上都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高楼大厦,高铁地铁,中国人对改变生活的渴望和努力在过去的十年里被发酵到最高点。

    与改造身边的生存环境一样,中国人对与世界接触,接受更好的教育同样抱有巨大的热情。但是,与盖高楼修地铁又不一样,过去的十年里,中国人在这方面的热情和努力不停地被落后的外语教育方式所遏制,他们纠结地发现,哪怕学了十年外语,在面对外面的世界时,他们仍然无法自如地用另一种语言表达自己,改变自己的生活。

    更糟糕的是,应试教育让“最会考试”的中国人在雅思托福“洋考试”里一败涂地,而且像中国足球一样,长达十年不振不举,总是垫底。2010年的最新数据表明,中国大陆的雅思总成绩在40个主要国家里排名倒数第六,在这十年里只上升了4个台阶,而有意思的是,十年里,中国人参加雅思考试的人数却攀升了不知多少倍。这个反差,肯定会让十年前将全套雅思培训体系引入中国的“中国雅思之父”胡敏教授感叹不已。

    1999年暑假,胡敏教授自费访问雅思考试的出题方英国文化协会和剑桥大学考试委员会,仔细打量了这个当时没有多少中国人知晓的考试体系,得出结论:“雅思考试具备巨大的市场潜力,肯定会异军突起。”接下来的十年里发生的情况验证了这个结论,2010年中国雅思考试人数已经突破35万,占据全球雅思考生总数的1/5强。
 
 


 
1999年胡敏老师访问伦敦英国文化协会总部和剑桥大学考试委员会
 


    巨大的市场让无数雅思培训公司和学校兴奋不已,十年里中国的雅思培训风起云涌,流派纷出,乱花渐欲迷人眼,但接受这些培训的考生们的成绩依然惨不忍睹,十年的时间里,他们不仅没有从培训学校里学到正确的学习方法,反而学会照搬模板,信奉预测,轻信谣传,重技巧,轻能力,这样的培训已经失去方向,需要做出改变。

    或许也是意识到这种危机,2011年9月底,英国文化协会出面组织了一次UK Tour(英国之旅),邀请中国具有代表性的几家雅思培训机构的老师参加,遍访伦敦雅思培训学校,从英国的同行们那里吸取经验,同时,登门拜访剑桥大学考试委员会,从出题专家那里获取最权威的雅思考试资讯。我做为新航道国际教育集团的代表,与其余17位老师一起,来回两万公里,就像麦加的朝圣者,虔诚求教,我的所见所闻再一次验证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如果中国学生再不改变现有的雅思备考习惯,中国的雅思培训机构再不升级现有的雅思培训模式,那怕再过十年,我们的成绩依然垫底。

    原本以为,伦敦的天气是不友好的,但除了我们到达伦敦的第一天之外,接下来的一周都是蓝天白云,阳光普照,就连中国的《新闻联播》也说,伦敦这样的好天气是27年以来同期最好的。在暖洋洋的英伦阳光里,我们分别拜访了两家各具特色,但颇具有影响力的英语培训学校:International House London (IH)和Wimbledon School of English (WSE) 。
 
 


 
蔡政老师在IH接待大厅


 
 
 
别具特色的WSE培训学校
 


    单从校区环境上看,两家培训学校迥然不同。IH位于伦敦市中心,距离唐人街只有几个街区远,而且装修风格很现代,一楼的长长的接待处活像一家商务酒店的接待台。在这栋8层楼高的建筑里,隔出一间间教室,楼梯间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而另一家机构WSE给我们的印象就完全颠覆了我们对一家培训机构的印象。当大巴停在WSE的门口时,我们还在疑惑怎么闯到人家的居民区了,这栋两层高的房子不正是英国典型的民宅吗?原来,这正是WSE的特色之处,它位于伦敦西南的富人区,主要校区就是由两栋一百多年历史的民居组成。穿过镶嵌着欧洲特色的彩玻璃的尖顶木门,我们就好像回到了慵懒舒适的家。彩色的沙发,绚丽的窗帘,一面墙上贴满学生手工绘制的图画,最赞的是教室后面,有一个超大的花园。我盘坐在草地上,头顶着蓝天,看着旁边的木椅和秋千,恍惚间,我好像走进了童话世界。

    但是,说到雅思培训,这两家都经过British Council认证的培训机构在教学理念和实际操作上都是一致的。首先,他们的班级都不大,最多的不过20人,最少的只有4人,这与国内雅思培训班上动辄上百人的大班不能同日而语,班小了老师才能照顾到每一个学员的学习进程。尤其是那个四个人的小班,教师坐在四个学生的包围中,如同一个需要操作不同仪器的飞行员,把同一个问题抛向四个学生,努力地将他们的答案编织在一起。即使在20人的班级里,学生们四面围坐,老师在中间区域四处走动,像一位同时与十人下围棋的国手,随时捕捉学生的反应。在这样的课堂里,我几乎看不到学生在走神,更不用说在桌子底下发短信,上微博,我似乎都能听到他们与教师思维不断碰撞的火花声。

 
 

真正的小班教学
 

 

 

WSE的教室布置
 


    其次,正是因为班级小,学生才真正成为教学的中心和最终导向。在中国,一个老师,一张嘴,一支粉笔,一本书,一百个学生,这就是一个典型教室的全部。学生在课堂上学英语,毕竟不是观众在剧院里看周立波,娱乐和爆笑不应该成为培训课堂的特征。在这两家英国的培训学校里,我看到他们的老师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看学生的眼神,那种专注和投入,温柔和鼓励,就像注视情人一样。教师们很少会板起脸告诉学生们一条条规律和法则,他们会向学生抛出一个又一个的问题,Why? How? And? 在他们看来,寻求答案的过程要远比得到答案的结果重要得多。在我旁听的一节雅思写作课上,一位教师花了一个小时与他的四个学生讨论了一个雅思大作文题目的审题与构思,我相信要是在中国,这样的老师早就被学生们轰下台,一个小时可以讲多少道作文题的答案啊!但是,这可能就是英国教育培训的长处:从一道题开始,在提问中引导学生的思维,找到解决方法,而不迷失方向。

    最后,在这样的课堂里学习,我发现学生们都会有不同于国内雅思学生的气质:首先他们很快乐,其实学习本身就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从不知到已知,再到更多的未知,这个过程应该是充满了愉悦,而国内的学生拿起雅思词汇书就会头疼,他们很少会乐在其中;其次,这里的学生很淡定,少了些急功近利,更多了从容不迫,他们估计在最深的盗梦空间里也不会知道“机经”和“预测”的存在,没有这些虚无的诱惑,考雅思应该是一件有自信的事情;还有,这里的学生上课拼命地说,不停地说,哪怕脑子里面没有语法,没有词汇,思路凌乱,他也要交流;而中国的学生恰恰相反,他们有词汇有语法,但就是不说。与我们座谈的中国留英学生学联的负责人王雷对此很有见地,他说,中国留学生与外国学生相比,总是不在那个状态和感觉上,面对老师的提问,脑子和嘴巴总不在一个节拍上,往往一迟疑,旁边的巴西学生就把答案说出来了。


 

蔡政老师与英国BC总部资深培训官Sam
 

 
 
蔡政老师与雅思出题方研发官员Dr.Andy Blackhurst
 


    我们英国行程的压轴大戏,是与雅思出题方之一剑桥大学考试委员会(Cambridge ESOL)座谈。多年研究雅思考试并参与出题的Dr. Andy Blackhurst是一位知识渊博的绅士,骨子里散发着剑桥的骄傲。在他演讲的最后,他给中国的雅思考生的忠告很简单:学好英语过雅思。这与十年前胡敏教授的观点完全一致,胡老师以及他带领的新航道团队,十年里一直坚持一个信念:英语作为一项技能,既不是死记硬背的知识,也不是灵光一现的技巧,它需要认认真真的学习、扎扎实实的积累才能达到运用自如的境地。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的雅思考生里集体重复着同样的错误,进考场数次终不见涨分。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我们希望新一代的“考雅”们,多些淡定,少些匆忙,换一种心境看待雅思和英语学习,我们至少有理由相信,中国的雅思成绩飙升的时日肯定要比中国足球的雄起早得多。

 

 
 

蔡政老师背着“新航道“背包,在剑桥、牛津的氛围里组成了独特的“新航道风景”
 


更多行程中的精彩回顾请关注@新航道蔡政的微博https://weibo.com/wildcz

作者简介:蔡政
成都新航道学校校长,北京国际关系学院硕士,资深英语培训专家,曾任北京新航道学校国内考试部主任,授课风格儒雅稳重,其清晰的解题思路和独特的学术视角为广大学生英语高分作文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构思技巧。并在短时间里用其坚实的学术基础赢得了学生们的广泛爱戴和好评,曾被评为北京市海淀区优秀青年教师。
 

课程推荐

课程名称 上课地点 上课时间 查看课程

最新专题